第七章 青豆 要静悄悄的别惊醒蝴蝶

上一章:第六章 天吾 我们会去很远的地方吗? 下一章:第八章 天吾 到陌生的地方去见陌生的人

努力加载中...

女主人脱下工作棉手套,把那像对待晚宴用丝质手套般,细心地重叠放任桌上。然后以温润闪亮的黑眼睛笔直看着青豆。那是曾经见过许多世面的眼睛。青豆以不失礼的程度回望那眼睛。

「是一个血腥的事件。旧式六连发左轮手枪,对上五把卡拉希尼可夫AK47。没办法跟那东西比胜负。三个可怜的警察,好像被缝衣机车过般被打得体无完肤。自卫队的特殊空降部队即刻出动直升机。警察的面子挂不住。后来,中曾根首相立刻决定认真强化警察力量。组织大幅改组,设置特殊武装部队,一般警察也开始佩带高性能自动手枪。贝瑞塔九二型。你射击过吗?」

「两年前。」她说。

「不过因为这样或许会有什么危险的思想。」

Tamaru轻轻举起脚,再确认皮鞋的光泽情况。然后继续说:

每次来温室,她都喝和女主人一样的茶。女主人请她吃饼乾,青豆拿起一片来吃。是姜饼。刚烤好的,有

「累了吧。该休息一下。」他说。

青豆说:「不过那个人突然消失了,看来好像也没什么不方便。世界还是照样在转动。」

「明白了。」

青豆也站起来,拿起皮包。「谢谢你的茶。」

「警察制服和枪是几年前换新的?」

「有可能。」Tamaru说。然后看看手表。「对了,今天的约应该是一点半吧?」

「好像有一个可惜的人去了啊。」她说。「在石油相关业界似乎相当有名的人。据说还很年轻,是个颇有实力的人。」

「也许多问了,不寡酞什么入口不装纱门呢?」青豆问。

「我还不知道。」青豆说。

「四个。」Tamaru即刻回答。

「很过分吧?」

沉默继续了一阵子,两个人的对话在这里自然结束。Tamaru再一次伸出右手。「很庆幸事情顺利结束。」他说。青豆握了那手。这个男人明白。在完成事关人命的重大工作之后,伴随着肉体接触的温暖安静的鼓励是有必要的。

青豆只稍微笑一下。

「你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吧?」女主人问。

「而且,不再放任这种杂碎般的危险傢伙继续在世间撒野,就不会在什么地方发现又出现新的牺牲者了。」

温室中的空气温暖而带着湿气,充满闷闷的植物气味。而且很多蝴蝶,就像将没有开始也没有终了的意识之流分隔开来的短暂句读点那样,随处出现又隐藏。青豆每次进到这个温室,就彷彿失去时间的感觉似的。

「我射过。」Tamaru说。「十五连发的自动式。用九毫米的帕拉贝伦(Parabellum)子弹。有一定评价的枪型,美国陆军也採用。虽然不便宜,不过没有西格(Sig)或克拉克那么贵是它的卖点。不过这不是新手能简单操作的枪。以前的左轮式重量只有四九〇公克,而这这则重达八五〇公克。这种东西让训练不够的日本警察带着,更没有作用。在这么拥挤的地方射击高性能手枪,伤及一般市民就完了。」

青豆背起皮包,调整一下连帽上衣的帽子位置。Tamaru也站起来。个子虽然一点也不算高,但他一站起来,看起来简直像那里生出一堵石牆般。经常会让人对那紧密的质感感到惊讶。

青豆说:「不过几天前,那个暴力丈夫在涩谷的一个饭店房间里,很巧活该心脏病发作。」

「吃很多。最近菠菜价格居高不下,有点吃不消。因为牠食量很大。」

青豆像一般人该露出微笑时那样嘴角稍微向两端牵动,但实际上没有露出微笑。只有像暗示般的表情。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可能为了镇定情绪,拿起放在旁边的花洒。彷彿拿起精巧的武器那样。脸有点苍白。眼睛锐利地凝视着温室的一角。青豆把目光转向那视线前方,但看不到任何奇怪的东西。只有蓟的盆栽而已。

「什么事?」

女主人微笑着。「这个世界,没有谁是不可取代的。不管拥有多强大的知识和能力,一定在什么地方有他的后继者。如果世界充满了找不到后继者的人,我们一定会很困扰。当然——」她补充。而且像要强调似的将右手食指笔直举向空中。「像你这样的人,要找代替的人可能就很难找。」

两个人暂时无言听着鸟的声音。安稳的四月的午后。到处都看不到恶意或暴力的气息。

「跟那个没关係,菠菜只是单纯的喜欢。从小狗的时候就这样了。」

在私生活上,兴趣是玩弄各种机械,和收集从六〇年代到七〇年代的前卫摇滚唱片,他和当美容师的年轻英俊男朋友,两人也住在麻布的一角。名叫Tamaru。那是名字,还是姓,不清楚。也不知道汉字怎么写法。大家都叫他Tamaru先生。

「那个女的还健康吗?」青豆问。

「说认真的。」

「现在这里住几个女人?」青豆问。

「或许吧。」

「好像认为自己是超越这种分类的特别存在。」

「我要对你再说一次谢谢。」女主人说。

玻璃大温室里毫不保留的完美春天已经降临。各种花缤纷差丽地盛开着。摆在那里的植物大半是到处可见的东西。架子上排着剑兰、白头翁、雏菊等,到处可见的普通草花盆栽。还有在青豆眼里看来只不过是野草的植物也混在里面。像高价的兰、品种珍贵的玫瑰、波里尼西亚群岛的原色花,很不简单似的类别反而一样也没有。青豆对植物并没有兴趣,不过倒满喜欢这个温室这种不做作的地方。

「所以喜欢吃菠菜吗?」

「是啊。」青豆同意。

她继续说:「会做这种事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他。」

「请看看那个信封里的东西。」女主人说。

「都是处境相同的人?」

「你不觉得吗?」

「我没看过喜欢吃菠菜的德国牧羊犬。」

青豆摇摇头。

「这只蝴蝶好像跟你很亲啊。」

「你以前应该没有看过这只蝴蝶。」女主人一面瞄一眼自己的肩头说。那声音里听得出轻微的自负。「这在琉球都很难找到。这种蝴蝶只从一种花摄取营养。一种只在琉球山上开的特别的花。养这蝴蝶,必须把那花运到这里来种植养育。相当费工夫。当然费用也很高。」

「要回去的时候Tamaru会像每次那样,给你钥匙。」她说。「事情办完后,你再邮寄回来。像每次那样.」

「那只狗还吃菠菜吗?」青豆问。

「你会给蝴蝶取名字吗?」青豆出于好奇地问。「换句话说,就像狗和猫那样,每只都取名字。」

「热香草茶。」她说。然后问青豆。「你呢?」

Tamaru说:「这是常有的模式。男人以世间的眼光来看是能力很强的人。周围的评价也很高,教养好、学历高。社会地位也高。」

「不用担任何心。」女主人说。口气不知不觉间恢复了原来的平稳。眼睛浮起温暖的光。她的手轻轻放在青豆的手腕上。「因为我们是做了正确的事。」

「就算代替我的人很难找,但代替的手段却不难找吧。」青豆指出。

青豆点头。每次都以同样的台词结束谈话。她可能对自己也不断重複这样说吧,青豆想。就像曼陀罗或祈祷那样。「不用担任何心。因为我们是做了正确的事。」

「思,很好。」 Tamaru回答。Bun是这个宅邸养的母德国牧羊犬。个性很好,又聪明。不过有几个奇特的习性。

Tamaru点头。「就算不知道——」他以手指做出落下的动作,「不管怎么样,那里就是最后了。」

除了盛夏之外,女主人有时会在温室接待青豆,两个人在这里单独谈话。在玻璃温室里,不用担心说话被谁听见。她们所交谈的内容,不是可以到处大声宣扬的那种事。而且在花朵和蝴蝶的环绕下,也比较可以让神经休息。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在温室里虽然温度对青豆来说太暖,不过还不至于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过一会儿,Tamaru回来了。「请从后面绕过去。今天说想请你到温室去。」

青豆轻轻咬着嘴唇。然后点头。「我知道。」

女主人是一位七十开外的小个子妇人。美丽的白发剪得短短的。穿着长袖粗布工作服、奶油色棉长裤,弄脏的网球鞋。戴着白色工作手套,用大金属花洒为一盆盆的盆栽浇水。她身上穿的衣服,看来都大了一号,虽然如此,穿在身上还是很舒服的样子。青豆每次看到她的身影,对那毫不做作的自然气质,都不禁油然生起类似敬意的感觉。

青豆内心正混乱着,这点Tamam应该看穿了。他是个很谨慎,直觉很灵的男人。而且也是个危险的男人。Tamaru对女主人怀有深深的敬意,尽忠职守。为了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几乎所有的事他都做。青豆和Tamaru互相肯定,彼此怀有好感。至少怀有类似好感的东西。不过如果他判断由于某种理由,青豆的存在对女主人不利的话,可能会毫不犹豫地捨弃青豆,把她处理掉。非常务实地。然而这种事不能怪Tamaru。因为那毕竟是他的职责。

「因为不到上报的程度。好像是心脏病发作。才四十出头而已,真可怜。」

青豆沉默地等她继续说,但没有下文。所谓不喜欢网子,是对束缚自由的事物的整体姿态,或从审美观点出发,或没有特别理由只是生理上的好恶?话题在不明之间已经结束。不过现在,这不是特别重要的问题。只是忽然想到就问而已。

「Bun还好吗?」搜淌。

女主人安静地看着青豆。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也许。」她说。「不过就算这样,我们两个人现在在这里这样共同拥有的东西,那里恐怕找不到。你是你。只有你,我非常感谢。甚王到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地步。」

「有没有解剖检查?」青豆问。

青豆确认过周围没有蝴蝶的身影后,打开一小缝温室门,走出外面,关上门扉。留下女主人手上拿着花洒。走出温室后,外面的空气凉凉的很新鲜。有花草树木的香气。这里是现实世界。时间照平常那样流着,青豆尽情地把那现实的空气送进肺里。

她看到青豆,放下花洒,指着入口附近的小张铁质庭园椅,示意在那里坐下。青豆依指示坐下后,她也在对面的椅子坐下。搜剔论做什么,几乎都不发出声音。就像穿过森林的聪明母狐狸那样。

「是什么样的人?」

「目前不能算太健康。」 Tamaru一面皱着眉说。「受到太大的打击。还不太能说话。需要时间。」

Tamaru看着青豆的眼睛。他的眼睛始终是中立的,其中没有所谓的表情。留有可以转向任何一方的余地。

星期六下午一点过后,青豆造访了「柳宅」。那宅院种有几棵历经岁月的巨大茂盛柳树,从石围牆探出头来,被风一吹就像一群无处可去的幽灵般妩声地摇曳着。因此附近的人从以前开始就理所当然似地,把这栋古老的西洋宅邸称为「柳宅」了。座落在麻布陡坡上到顶的地方。可以看见一群轻盈的鸟正停在柳枝顶端。屋顶有一只大猫正在阳光下眯细了眼睛晒太阳。老宅周围通道狭窄,又弯弯曲曲,几乎没有车子经过。很多高大的树,给人白天都阴阴的印象。」踏进这转角时,甚至觉得时间的脚步逗迷微放慢了似的。附近有几家大使馆,但出入的人并不多。平常静悄悄的,一到夏天则大为改观,蝉的声音叫得人耳朵都痛。

青豆说:「动用常识,好好睁开眼睛的话,自然知道哪里是最后了。」

玄关前放着几张柚木庭园椅,一个大个子男人昭剔聊地坐在其中的一张上。虽然不太高,但看得出上半身肌肉惊人地发达。年纪可能四十上下,剃光头,鼻子下留着细心修过的短髭。穿着宽肩灰西装,雪白衬衫,繫深灰色丝领带。脚上穿的漆黑哥多华马皮鞋一尘不染。两耳戴着银耳环。看来既不像区公所的出纳课职员,也不像汽车保险推销员。猛一看像专业保镳,实际上那也是他以前的职业。有时也扮演司机角色。是空手道高段,必要时可以有效地使用武器。也能露出锐利的牙齿,变得比谁都凶暴。不过平常的他却既安稳冶静,又富有知性。如果一直凝视他的眼睛——这是说如果得到他的允许——也能从中看到温暖的光。

「要跟蝴蝶成为朋友,首先你必须成为自然的一部分才行。消除人的气息,在这里安静不动,把自己完全当成树木和草和花。虽然花时间,不过一旦对方对你放心之后,就能自然地成为朋友了。」

「不是这样。」青豆说。然后双手的手指在空中轻轻摇着。「我只是稍微想到制服的事而已。我想是什么时候换的。」

「不注意心脏不行喔。」

「相当过分。」青豆说。

然后女主人轻轻干咳一下。「我不喜欢网子这种东西。」

「啊,经常有噢。有时候在泉水湖边,弹竖琴时,妖精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出现,交给我贝瑞塔九二型,就以那边的小白兔试射。」

两个人绕进庭园,从柳树旁边通过,朝温室走。温室在本馆后方。周围没有树木,可以充分照到阳光。Tamaru为了不让里面的蝴蝶飞出来,小心翼翼地把玻璃门打开一个小缝,让青豆先进去。然后自己也灵巧地遛进去,立刻关上门。不是大个子的人得意的动作。不过他的动作却很得要领,而简洁。只表示并非得意而已。

「跟那一样。」Tamaru说。

女主人微笑着说。「者个人把我想成是朋友。」

「在涩谷饭店里心脏病发作的男人的太大。」

「听说有个男人死在涩谷的饭店里。」男人一面检视着哥多华马皮鞋的光泽一面说。

女主人左手拿着碟子,右手拿着杯子,把那送到嘴边,安静地喝了一口香草茶。品尝着香气,轻轻点头。把杯子放回碟子,碟子放回托盘。用餐巾轻轻压下嘴角后,放在膝上。这些动作,以非常保守来算,她就花了普通人的大约三倍时间。就像森林深处在吸着有营养的朝露的精灵那样,青豆想。

女主人说话经常很小声。风稍强一点就会被吹掉程度的音量。所以对方必须经常侧耳倾听才行。青豆有时,会被一股想伸手把音量钮向右转的欲望所驱使。但当然任何地方都没有那样的音量钮。所以只能紧张地竖起耳朵来听。

女主人抬起头来看青豆。「纱门?」

「那么当什么想呢?」

本栖湖的枪战?贝瑞塔九二型?

「可以跟蝴蝶成为朋友吗?」

「是那个男人做的。」老妇人说。「三个地方的骨折处理过了,一边耳朵显示有重听症状,可能无法复元。」女主人说。音量不变,不过声音比之前变冷变硬。好像被那声音所惊吓般,停在女主人肩头的蝴蝶醒了过来,展开翅膀翩翩飞到空中。

「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女主人直视着青豆的脸说。

Tamaru坐在玄关同一张柚木椅上等着。要拿给她私人信箱的钥匙。

「如果什么地方有这所谓最后的话。」青豆说。

「很巧活该的形容法有点过于直接。」Tamaru轻轻咋舌说。「我比较喜欢说是上天的巧妙安排。无论如何,死因既没有可疑之处,保险金的金额也没有到引入注目的高额地步,所以人寿保险公司也不会怀疑。应该会顺利支付。话虽这么说,金额还是不错的。以这笔保险金她可以重新踏出新人生的第一步。何况还可以完全省下离婚诉讼所须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可以回避掉由于繁杂而无意义的法律手续和事后纠纷所带来的精神折磨。」

「大概类似。」 Tamaru说。然后撇一下嘴。「不过另外三个人的情况,没那么严重。对方那个男人,全都是没什么用的卑劣傢伙,不过没有我们现在谈的这个人那样恶质。全都是虚张声势的小人物。不需要烦劳你出手。这边大概就可以处理。」

女主人轻轻摇头。「不会给蝴蝶取名字。但就算没有名字,只要看到花纹和形状就能分出每一个人了。何况给蝴蝶取名字,反正蝴蝶不久就会死去呀。这些人,是没有名字的极短暂期间的朋友。我每天来这里,跟蝴蝶见面打招呼,什么话都说。不过蝴蝶时间到了就会默默的消失无踪。我想一定是死了,但就算找也找不到死骸。就像被吸进空中了一样。不留任何痕迹就这么消失踪影了。蝴蝶是比什么都脆弱优美的生物。他们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只安静地追求有限的极少东西,然后又悄悄地不知消失到什么地方去。可能是跟这里不同的世界。」

青豆穿过庭园时,门扉打开了。她对着监视摄影镜头尽可能露出可亲的微笑,轻轻挥挥手。就像什么事业没发生过那样。走出牆外后,背后的门扉慢慢关上。青豆一面走下麻布的陡坡,一面在脑子里整理出现在自己得不做的事情,列出表来。细密,而有要领地。

草茶。她偏好的是像深夜的恶魔般又热又浓的咖啡。不过那可能不是适合在下午的温室里喝的饮料。所以

Tamaru嘴角做出令人联想到微笑的短暂皱纹似的表情。「在什么地方一定有最后的,只是没有一一写出「这里是最后』而已。楼梯的最上面一段有写着「这里是最后一段。请不要再踏出去』吗?」

青豆按了门铃,朝对讲机报了名字。然后脸朝头上的摄影镜头,稍微露出一点微笑。铁製的门扉以机械操作慢慢开启,青豆进入里面后,背后的门扉随即关上。她像平常那样穿过庭园,朝宅邸的玄关走。因为知道有监视器在捕捉她的身影,所以青豆像服装模特儿那样挺直腰背,收紧下巴笔直走过小径。青豆今天穿着深蓝色风衣、灰色连帽上衣、蓝色淡仔裤,这样休闲的服装。白色篮球鞋、肩上背着皮包。今天没放冰锥。没必要时,那个就在衣柜的抽屉里安静休息。

Tamaru轻轻点头离开温室。探视过周围,确定没有蝴蝶靠近后打开一道门缝,快速闪出去,再关上门。就像踩着社交舞步那样。

「刚才看到了。」

青豆一面眺望着气派的柳树一面在那里等着。没有风,那枝条静静地朝地面垂下。像一个耽溺于不着边际的思索的人那样。

Tamaru嘴角纹路稍微加深一点。「我只说认真的。」他说。「总之制式手枪和制服换新是在两年前的春天。正好这个时候。这有没有回答你的问题?」

女主人向前弯,伸出手,叠在青豆的手背上。她把手停在那里十秒钟左右。然后栘开,脸上带着满足的表情,把背靠到后面。蝴蝶翩翩地从空中飞来,停在她蓝色工作服的肩上。是白色的小蝴蝶。有几处红色斑纹。蝴蝶好像不知道害怕似的,在那里睡着了。

青豆也和女主人一样把香草茶的杯子连碟子一起拿起来,不发出声音地喝了一口。并没有特别喜欢香

「那傢伙并不把自己当狗。」

Tamaru把托盘放在庭园桌上,行一个礼,脚步静悄地走开。然后以和刚才一样轻巧的连串步骤开门,关门,走出温室。女主人拿起茶壶盖子,闻闻香味,确认过叶子舒展的情况后,在两个杯子里慢慢注入。留意让两杯的浓度平均。

「尤其是从留下的太太立场来说。」

「我想办完了。」青豆说。然后在他旁边坐下,收下钥匙放进皮包的夹层里。

「哪个女的?」

「事情办完了?」他问。

「那种东西,你在哪里射?」

Tamaru暂时什么也没说,双手放在膝上,安静地眺望着下垂的柳枝。

「二十出头。没有小孩。长得漂亮、气质也好。身材也相当不错。可惜今年夏天可能没办法穿泳装了。明年夏天可能也还不行。你看到拍立得照片了?」

青豆表情不改地点头。完全不记得有这种事,不过只能配合对方的话。

「如果提得出家暴证据,离婚自然能成立,可是那既耗时间,又花钱。而且如果对方请了高明的律师的话,还会受到不愉快的对待。家庭法庭很拥挤,法官人数不足。就算顺利离婚,判定了赡养费和生活补助费的金额,却很少男人会老实支付。总会找藉口赖掉。日本几乎没有哪个前夫因为没付瞻养费而被关进监狱的。只要摆出愿意支付的姿态,象征性付了一点,法院都会从宽放过。日本社会依然还在纵容男人。」

Tamaru还坐在椅子上,看见青豆点个头。

战前嫁入贵族之家,身为有名财阀的女儿,却完全没有给人虚假做作或娇弱的印象。战后不久丈夫去世后,参与亲族所拥有的小投资公司的经营,在股票运用上表现出卓越才能。那是任何人都承认的,也可以说是天生的资质。投资公司在她主持下急速发展,存下的个人资产也大为膨胀。她以这为本钱,购入好几笔其他旧贵族和旧皇族拥有的都内精华地段。十年左右前退休下来,看准时机将拥有的股票高价卖出,财产因而更增加。由于极力避免出现在人前,因此世间一般人几乎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在商界却无人不知。据说在政界也拥有广大人脉。不过以个人看来,则是个豪爽而聪明的女性。而且不知道什么叫害伯。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一旦决定的事情一定贯彻到底。

Tamaru端着装有美丽青瓷茶壶和两个成套茶杯的金属托盘进来。并附有布餐巾,和装了饼乾的小碟子。香草茶的香气,和周遭的花香相融。

Tamaru点头。「大致上是。不过他一滴酒也不喝。这傢伙不喝酒,大白天就堂堂干起来。恶性更重大。她希望离婚。但丈夫却顽强地拒绝离婚。也许喜欢过她。也许不想放开手边的牺牲者。也许喜欢以蛮力强暴太大。」

「要喝什么饮料吗?」Tamaru问。

青豆拿起放在桌上的信封,把里面的七张拍立得相片,排在高雅的青瓷茶壶旁边。像塔罗牌占卜时排出不吉的牌那样。年轻女子裸体的局部特写。背部、乳房、臀部、大腿。甚至连脚底。只有脸部的相片没有。各个地方都留下暴力的痕迹,乌青斑痕、红肿条痕。似乎是用皮带抽打的。阴毛被剃掉,那附近有像被香烟烫过的痕迹。青豆忍不住皱起眉头。她以前也看过类似的相片,但没有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当然。」青豆搭腔。

「没什么特别理由。只是刚才忽然想到。」

「大致合法。顶多也只是稍微恐吓一下。不过当然心脏病发作也是合法的死因。」

「上天的巧妙安排。」Tamaru说。「幸亏心脏病发作,一切都顺利收场。最后好的话一切都好。」

青豆把照片整理好放回信封。

「可是一回到家就完全变了个人。」青豆接下来继续说。「尤其喝了酒就变得更凶暴。话虽这么说,却是只会对女人出手的类型。只会打太大。对外表面上却很好。周围的人看来,都以为他是个温和的好丈夫。即使太大投诉说明自己受到多悽惨的暴力对待,也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男人也知道这点,所以用暴力的时候,都选择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或不留痕迹地做。是这样吗?」

「八一年的十月中旬,激进份子与山梨县警在本栖湖附近发生枪战,第二年警界就有了重大改革。那是两年前的事。」

青豆摇摇头。怎么可能?她连空气枪都没射过。

Tamaru再一次,向青豆投出锐利的视线。「嘿,如果有什么事情挂心,可以对我说。你跟警察有什么瓜葛吗?」

「合法地?」

Tamaru慢慢站起来。「请在这里等一下。时间也许可以提早一点。」然后消失到玄关里。

Tamaru稍微皱一下眉。她的语调中似乎稍微含有提起他戒心的声响。「为什么忽然这样问?」

两个人暂时什么也没说地,眺望着飞到庭园里来的一群鸟。风依旧完全停止,柳叶安静地低垂着。几根枝头末梢,差一点就碰到地面。

「我们做了对的事。」女主人说。

新鲜生姜的味道。女主人战前曾经有一段时期在英国住过。青豆想起这件事。女主人也拿起一片饼乾,一点一点地咬。好像不要吵醒在肩头睡觉的蝴蝶那样轻悄安静。

Tamaru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把那棒球手套般厚的右手伸向她这边。青豆握住那手。紧紧的握。

安稳的沉默持续了一会儿。在紧闭的温室里任何外界的声音都传不进来。蝴蝶好像很安心地继续睡觉。

「Superdog?」

「人迟早总会被什么杀死。」

青豆点头。「是的,还有一点时间。」

「休个假吧。」Tamru之说。「有时候也需要停下来深呼吸,让脑子放空。不妨跟男朋友去关岛度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样重要的新闻青豆不可能没注意到。这个世界的系统不知道什么地方开始乱了。一面走,她的脑子里一面继续转着。不管发生什么,总要想办法重新把这个世界整理成一束。一定要合乎道理。而且要赶快。不这样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嗯,如果内侧装上纱门成为双层门的话,每次出入,就不必小心翼翼地防止蝴蝶逃走吧。」

青豆稍微迟疑一下后乾脆开口。「嘿,Tamaru先生,我想请教你一件事。」

「你好。」青豆说。然后在男人对面的椅子坐下。

「Tamaru,谢谢。接下来由我来。」女主人说。

相对的温室里却生息着许多蝴蝶。女主人在这宽阔的玻璃房里,与其种植珍奇的植物,似乎更关心养珍贵的蝴蝶。里面的花,也以蝴蝶喜欢的拥有丰富花蜜的种类为中心。要在温室里饲养蝴蝶,需要非比寻常的细心、知识,和劳力,但青豆完全不知道这种细心到底用在什么地方。

「一样。」青豆说

Tamaru点点头。「生活习惯很重要。不规律的生活、压力、睡眠不足。这些都会要人命。」

Tamaru在背后一直目送着她走出去。青豆一面栘动脚步,背上一面继续感觉着那视线。因此收紧下颚,伸直背嵴,像沿着一条笔直的线走般踏着确实的步子走。然而庄看不见的地方,她却感到很混乱。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陆续发生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稍早前,世界还在她的掌握中。还没有什么破绽和矛盾。然而现在却开始分崩离析了。

「理论上是这样。」

Tamaru弯下身,把眼睛看得见或看不见程度的灰尘从皮鞋表面拂掉。「警察很忙。预算也有限。看不到外伤的完好尸体没有闲工夫一一去解剖。对遗族来说,已经安静死去的人,也不想去无意义地切开吧。」

「谢谢你特地来一趟。辛苦了。」她还拿着变空的花洒说。这样面谈似乎结束了。

青豆无言地点头。「大概情况是听说了,不过照片是第一次看到。」

  • 背景:                 
  • 字号:   默认